光临餐厅

乡间记趣   2022-09-13   

因为她的兄弟──卢、她的父母布瑞玛太太和先生的主意,瑞丽已经痛苦了整个一个下午∶“但是,妈妈,为什么我们不得不去那个愚蠢的餐厅?”这是她第四次抱怨了。

她母亲耐心地回答∶“亲爱的瑞丽,请安静点,穿上礼服准备去晚餐吧。”

她十五岁的女儿看起来有些沮丧。

今晚,他们将去商业街上最近新开张的奇特的“自选你的肉”餐厅。他们的一些最好的朋友已经去过了那里,并告诉他们那里优良的食物和服务。所以,布瑞玛太太最后决定让她一家庭到那里用餐。她已邀请克格一家,他们的女儿克里斯蒂娜是瑞丽的同班同学和最好的朋友。

她女儿继续说∶“但是,我在学校听说他们的服务┅┅!”但这一次她的哥哥卢打断了她,和她开玩笑说,如果她再不停止抱怨,他妹妹的屁股将出现在菜单上。

当瑞丽回到了她的房间作准备时,布瑞玛太太笑着说∶“我可以考虑这个提议。”布瑞玛先生坐在睡椅的座位上评论道∶“啊,那会保证让她闭上嘴。”他们一起因为这个主意而大笑。

虽然,在这里让你的女儿或妻子成为晚餐是很常见,但是布瑞玛以前并没有认真考虑过。

瑞丽已经知道学校里的几个女孩作为肉在她们家庭的餐桌上完成了一生,但是她对自己的妈妈和爸爸感到相当安全。

布瑞玛太太偶尔也考虑过屠宰她的女儿,但是每次一想随着她的身体继续成长,她将越来越美味,就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瑞丽满十五岁了,无论如何看起来已经相当成熟,即使她的脸仍然是那么天真和充满孩子气。

过了一会儿,布瑞玛一家来到商业街,向新开张的餐厅走去。在餐厅的橱窗了,张贴着大幅的商业广告海报。大部份的照片是十几岁的女孩们在调理台上被处理的各个过程,直到微笑着的厨师开始在餐桌上分割她们。

瑞丽的朋友克里斯蒂娜突然在她背后说∶“希望我不会象她们一样结束。”

瑞丽微笑着给了她的朋友一个拥抱∶“同意!”同时,布瑞玛先生也和克里斯蒂娜的爸爸克格打了个招呼∶“让我们想想如果我们如何才能避免!”当他们进入餐厅靠近屠夫时,克格太太偷偷对她的丈夫眨了一下眼。

当大家进门后,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一丝不挂的金发女孩问道∶“我能为您服务吗?”布瑞玛先生回答∶“我们已经预定了七号桌!”裸体的女侍者引导他们来到了相当接近设在餐厅中间的烧烤坑的一张桌子。

当瑞丽扫视了一圈房间后惊讶地说∶“这儿真是个大地方!”餐厅至少能同时招待一百多个客人,今夜它已经装满了人。其中一些是夫妻,但也有许多较大的团体围坐在大桌子旁,很明显那些是家庭聚餐。很多孩子和他们的父母、朋友一起到来。

裸体的女招待在桌子之间穿梭着,她们的腰上束着一条红色的丝带,所以很好辨认。她们之中许多都在把另一些裸体的女孩牵到桌边或带走。那些不幸的女孩子们就是在今晚的菜单,她们没有系丝带。相反的,为了容易辨认,她们的肩膀和臀部上被烙上了一个数字。

“唔,我今晚想尝些年轻的肉!”克格先生笑着对一个拉着两个女孩经过他们桌子的女招待点了点头说。她们明显是亲姐妹,也许有十二岁和十四岁,身体纤细而苗条,都长着一头的褐色的长发。女服务员把两个女孩拉到克格和布瑞玛一家的旁边的桌子边,开始建议客人怎么烹调她们。

“假如你想听,”克格夫人低声对其他人说∶“这两个女孩是那位女士的女儿,她刚决定要把她们在汤里煮熟。”

“是的,我也听说过,最近很流行把自己的女孩卖给这里,然后再自己定购她们。”布瑞玛微笑地看着两个裸体的小女孩在进厨房以前和她们的妈妈吻别。

尽管微笑着,但当她们离开餐桌消失在厨房的门后时看起来都有点紧张。

迎接他们进门的那个金发女女侍者问∶“欢迎光临。今晚您是决定捐献一个女孩,还是只是从这些女畜中购买?”

布瑞玛说∶“嗯,我们将从这里的女孩里选择,但是也许┅┅”

他的女儿和她的朋友感到非常惊愕,瑞丽一边试着对女侍者微笑着一边生硬的说∶“爸爸,你不会吧!”

克格太太让她的女儿安静并大声说∶“然后,我们能点到她们两个吗?”

“啊,不一定,她们被准备好带出来后,每个人都可以点┅┅我不能保证把一定会把她们任何一个送到您的桌上。”

女侍者微笑着说∶“先点的优先。”

克格先生问∶“在我们离开前如果没有任何人点她们呢?”

“如果您希望,那么您可以把她们打包带回家!”

卢对他的妹妹微笑着∶“太令人兴奋了,不是吗,亲爱的?”

她已经闭上了嘴,只是麻木的坐在那听着关于她的肉的讨论。

家族很快就决定了捐赠瑞丽和克里斯蒂娜,让女侍者把她们带走。当她们不情愿地跟着金发女郎走进厨房时,卢无情地看着她们说∶“希望很快再见!”

当克格太太的女儿离开桌子后,她说∶“啊,我终于能品尝克里斯蒂娜的肉了!”布瑞玛太太赞同道∶“哦,对!”她们继续讨论是今晚就吃掉两个女孩,还是把瑞丽带回家以便保存她的肉以后再吃。

当她们谈话时间,三个男人忙着查看餐厅里流动着的其她的肉。从年轻的母亲到女儿,还有仅仅还是孩子的小女孩,所有年龄的女孩都一丝不挂的绕着餐桌缓慢地走着。

一点也不令人惊讶的是,十几岁的少女最受关注,通常在桌边走不上一、两圈就会被点到。当客人们看见他们喜欢的女畜时,就叫女侍者把肉带到他们的桌子边,确定用什么方法处理她们。

布瑞玛太太指着她的女儿和克里斯蒂娜说∶“哦,带她们到这里来!”

她们一起走出厨房的门,穿过桌子走过来。当她们走过时,都试着躲开饥饿的客人们的目光。两个女孩都裸露着身体,和其她的肉一样,她们的阴部都已被刮得精光。当她们到了桌边时,卢能看见她们脸已经因困窘而变得通红。当克里斯蒂娜走动时,她巨大而坚挺的乳房颤抖着,看起来比卢想象的还要美味。他的妹妹拥有一对外形纤细的B罩杯乳房和胀得相当大的乳头,看起来也很开胃。两个女孩光着双脚站在地板上,试图用双手隐藏她们光滑的私处。

克格夫人评论着∶“编号126和127。”当女孩站在他们的桌边时,能够看见她们的屁股和肩膀的数字。

瑞丽的爸爸试着对沉默的女孩们微笑,并好奇地问∶“嗯,女孩们,你们进了厨房后看见了什么?”

“您绝对无法想象!”瑞丽微微抬起头,喃喃地说∶“那里至少有二十个女孩,一些在汤壶和汽锅里,我们甚至看一些女孩在断头台上被切下头。有几个女孩被直接用肉钩子钩住下巴吊起来开膛。”

“啊,我们还看见二个女孩被活着送进巨大的烤箱里。”克里斯蒂娜几乎是微笑着继续∶“我想到她们是姐妹,直到炉门关上前,她们还在争论谁尝起来更好些。”

当克里斯蒂娜继续描述厨房里发生的更多的事情时,瑞丽突然问∶“您决定了要我们了吗?”

她乞求地看着她的妈妈和爸爸,明显地希望他们真的点了她,这样她就不必在餐馆里走来走去,等侯其他人选中她了。

“也许,亲爱的!”布瑞玛太太回答∶“但是,我想首先你们两个应该到其它的桌子边走一会儿,看看别的客人是否想要你们的肉。”

克里斯蒂娜抽泣着∶“啊,不!”

克格先生给了她精光的屁股一巴掌,她才和瑞丽一起开始绕圈子。他们的父母注视着女孩们走过附近的几张餐桌,吸引了许多饥饿的客人的目光。

卢没有太注意她们,他看到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美丽的浅黑色女士被架在烧烤坑的煤上。她从阴道到嘴被刺穿,在钢杆上剧烈的蠕动着。另外还有六个女孩已经被放到了煤上架烤,空气里充满了烤肉的香气。

当克里斯蒂娜被四号桌的人叫过去时,克格太太大声说∶“看,现在我们失去了克里斯蒂娜。”

一个女侍者现在正在展示克里斯蒂娜的肉体,几个客人任意的抚摸着她的身体检查肉质,特别是她的阴蒂和胸部。最后,女侍者把克里斯蒂娜拖向厨房的入口。当克里斯蒂娜被她的护送者再次带过他们的桌子时,***妈问∶“喂,你被选中了吗?”

“仅仅是我的┅┅啊┅┅仅仅是我的阴部。”克里斯蒂娜停了一下轻声说∶“我马上将被屠夫分割。”

克格先生说∶“我明白了┅┅侍者。”女招待转向他∶“是的,先生,你喜欢从这个女孩子身上切下其它部份吗?”克格先生给了他的女儿一个微笑并回答道∶“我想,我们喜欢她的烤乳房和烤屁股,谢谢。”

当她们离开走向厨房的门时,克里斯蒂娜妈妈一边咯咯笑着一边和她吻别∶“再见┅┅或者说,会和你的一部份再见。”

当另一个女招待把瑞丽带进厨房时,卢突然说∶“哟!看,瑞丽也已经被选中了。”在门关上前,她仅仅刚够和她的家庭挥手告别。

布瑞玛先生建议他们点一匹十三岁左右的肉畜,这个女孩和***妈正一起经过他们的桌子。女招待把她提到餐桌上,让她屁股坐到脚踝上跪下。女招待分开了她的膝盖,露出女孩粉红色的私处让客人们观看。她的母亲解释说,她的女儿玛丽亚很想试试架烤。所以,布瑞玛先生吩咐把玛丽亚全部放在烤架上烧烤,而她的母亲继续在桌子间绕圈。

当瑞丽再次在厨房里遇见女孩时说∶“克里斯蒂娜,你也有被选中了?”她们和其她十几个女孩一起靠墙站着,等待轮到自己躺到屠宰桌上。

“是的┅┅被切割,但是妈妈定了我的一部份。”

瑞丽说∶“啊,你真幸运┅┅我被一大家子选中进烤箱烧烤。”

队伍移动了一点,两个年轻的女孩子跟着厨师走向汤壶。瑞丽突然被另一个厨师拉住手臂拖走,克里斯蒂娜微笑着说∶“哈,祝你好运。”当瑞丽穿过嘈杂的切肉机时大声说∶“也祝你好运。”她自动躺在了木桌上做好了准备。

厨师把她的小臂和小腿同细皮条捆在了一起,然后绑住了她的手腕和脚踝,让她的膝盖弯曲到她的胸部。她无助的躺着,厨师用一根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锁链锁她的手腕和脚踝把她吊住,然后把桌子的另一端升高,让她屁股朝上、头朝下的仰面躺好。然后,厨师把两根连着填料箱的管子深深地插进到她的阴户和肛门,开始压入填料。粘稠的淡绿色蔬菜糊把她的肚子撑得满满的,她看起来好象已经怀胎十月了一样。当填料开始溢出时,厨师拔出管子,把两根粗大的胡萝卜深深的插进了她紧密的阴道和直肠中,并把她的阴唇和扩约肌分别用线缝在了一起,以免它们被推出来。

瑞丽刚感觉到一阵阵的苦痛,很快就因为看见厨师举起巨大的切肉刀靠近她的头而忘记了它们。她试着尖叫,但在切肉刀砍中她修长的脖子、把她的头和身体分开之前,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头滚动着,她在失去知觉前刚好瞥见了她无头的尸体躺在桌上。

克里斯蒂娜刚看到瑞丽血腥的结束,就听到厨师说∶“轮到你了。”她麻木的跟着那个人走到另一张桌子边,他让她跪到木桌上去。在桌子下边的地板上,竖着一根垂直的钢杆,纤细而锐利。助手引导克里斯蒂娜肥大的屁股移向钢杆,直到她感到它进入了她的股沟中。厨师站到她面前,抱住她的屁股开始用力把她的身体插进钢杆。

它进入她的屁股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克里斯蒂娜觉得她自己进行下去大概相当容易。她天真的问∶“我可以自己向下完成穿刺吗?”

从厨师绷紧的脸上显露出惊讶的表情∶“是的,真是个好主意。”他让克里斯蒂娜蠕动她的那滚圆的屁股继续向下,穿过冰冷的钢杆。她没需要什么帮助就穿刺自己到了胸部。这时,厨师和他的助手引导着她的身体稳定的继续往下,把她的头后仰好让钢杆穿过她颤抖的嘴唇。

厨师和助手举起钢杆把它调整到和她的膝盖垂直的位置,让她坐到了桌子附近的钢丝网上。克里斯蒂娜想着∶“天啊,尽管这样,我仍然活着。”

靠近克里斯蒂娜坐着其她三个女孩,被用同样的方法活着穿刺了。其中两个已经少了身体的不同部份,象乳房、手臂或屁股。但是她们仍然还活着,因为她们还在环顾房间里其她肉被处理的过程。

“啊,不错的位置。”克里斯蒂娜一边想着一边试着在钢杆上呆舒服一点。

痛苦已经消退,事实上,看见裸体的女孩们在她前面被处理,她感到了一点儿兴奋。瑞丽开始起皱的身体在她右边的烤箱里,但是最让人着迷的是三个年轻的女孩在汤壶里挣扎着,努力把她们的头露出开水。

她的手臂仍然是自由的,虽然这对她没有帮助,但克里斯蒂娜把手放在私处开始自慰。

她刚因高潮而变湿,一个拿着利刃的厨师就捉住了她的手。他把她的手捆到背后,开始读一张小条∶“一块阴道、二个乳房┅┅哦,还有屁股肉排。”他自言自语着把刀放到了克里斯蒂娜的左胸。两次干净利落的切割,他已经把它从她的胸上砍下,然后是第二个,他把它挨着第一个放在她面前的烤架上。

克里斯蒂娜先是感到了巨大的痛苦,但它又很快令人惊讶的消失了。他切下了她的两边的屁股,然后开始仔细的切下她流着处女之血的阴道,她甚至能清楚的想象她的一部份摆在她父母盘子里的情景。

克里斯蒂娜活着了好几个小时,看到许多女孩被处理好,双臂、双腿依次被被切了下来,只到最后挖出她的肝和心脏。

“这太棒了。”当他们离开餐厅时,克格太太评论道∶“克里斯蒂娜的肉太好吃了。”

“她确实如此。”布瑞玛想着摆在她旁边桌子上的她女儿的身体笑着说。

玛丽亚在烤架上烤得非常美味,弥补了他们没有尝到瑞丽的肉的遗憾。但这可能是他们最后访问这家餐厅了,因为下次他们将无法再自己带肉来。



相关推荐:

山村少妇

[2022-09-13]

校外教学

[2022-09-13]

艾琳的享受

[2022-09-13]

高玉宝

[2022-09-13]

风流秀才(春花)

[2022-09-13]

商店里缓慢的一天

[2022-09-13]

母女的享受

[2022-09-13]

苹果

[2022-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