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投篮

意外收获   2022-09-28   

HI!各位同好,我又回来了!《大剑师改》只写了三集,我的WIN98就完蛋了,第四集和以前的东东全部化为乌有,不禁使我大为泄气,停了一段时间。当再次想敲击键盘时,发现自己对以前写了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就不敢再写,生怕写出大家似曾相识的东西而挨骂。那位兄弟收了鄙人的陋作,请E给我,以便续写,谢谢!

这次贴的东西,是仿照日本人的笔法写的,本来也不想这样,但写日本的似乎特别有感觉,也许是脑子里觉得小日本生性淫荡吧!但愿这次可以连续地写下去,写得好请表扬一下,鼓励鼓励,觉得不好也请指教,以便改正。

现在的第一篇还没有出现H,只是为以后的故事做铺垫,请各位等上两天。

另∶《采花淫贼》怎么又没有下文了?难道和我一样?

第一章福焉?祸焉?

“各位同学,现在比赛只剩下最后的十五秒钟了,当前控球的是信田高中的11号队员高村正彦,不知他会怎样组织最后一次进攻。信田高中领先光辉高中1分。”

耳边充满了信田高中的加油声,我快速地瞟了一眼比分牌∶“啊呀,还差1分。”面前的皮球在高村的熟练控制下上下跳动着。

突然,他的手一翻,“他要传球了!”纯粹是一种感觉,我的手猛然伸出。

“啪!”球被我截断了。我快速地推进到前场,在三分线上做了个向底线突破的假动作。高村被我骗过了,迅速的后撤步,跳起,出手,球在空中画出美丽的弧线。高村在我出手的瞬间猛扑过来,我整个被撞飞出去。

“唰!”球进了。我也“砰”地一下狠狠摔在地板上,我扭头看看时间,还有1秒,“混蛋,你们赢不了啦!”我心里高声叫喊着,手一撑地板想站起来,从左脚踝传来锥心的疼痛,又摔倒在地板上。

┅┅

无奈地坐在雪白的床上,看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左脚,据医生的说法,骨头没有损伤,但是韧带和肌肉严重挫伤,虽然不影响到以后的运动,但保守估计,至少要在病床上躺一个月。天啊!一个月的静止对于一个活泼好动的高中生简直是不能忍受的。

病房的门打开了,一张秀气的脸偷偷伸进来∶“啊,秀夫,你没有睡呀?”

然后,也不问我是否允许,便走近床边,两只大眼睛笑眯眯地望着我。

“难道你大清早就是来看我睡觉的吗?美里?”我正烦着,当然就没有什么好声气给她。

“哎哟,人家好心好意来看望你,好象是我错了似的。怎么了?我的青梅竹马?”

“清川美里,我警告你,不要整天把‘青梅竹马’放在嘴上!”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实际上的确是这么回事。我们从国小开始就是同学,一直到现在居然还考上同一所高中,好死不死地分在同一个班。她的家就近挨着我家,在我房间的窗口对面就是她的房间窗口,大概相距5米吧。

她好象并不把我的怒气放在心上,也是,一个接近残废的人对她有什么威胁呢?她眨眨眼,一脸的神秘凑到我耳边∶“告诉你哟,你现在已经是我们学校的英雄偶象啦!”

什么?英雄偶象?虽然我也知道因为我的三分球使球队胜利,但也没有这么夸张吧?我怀疑地望着她。

“你不相信?现在学校里的学妹好多都向我打听你耶!说你最后的投球帅呆了!”

“是吗?”我不仅有些飘飘然,美里看起来也不那么讨厌了。

“当然了!她们还说┅┅”这丫头,还吊我胃口。

“说什么?”明知道是吊我胃口,我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说┅┅你最后那一摔更是帅呆了!”说完这句,她在我出手之前迅速跑到门口,放肆地狂笑。

“清┅川┅美┅里!!!”要不是我的脚,我会让她后悔的。“小心你嫁不出去!”

“那你不必替我担心,伯父说的话,你还记得吧?”美里的笑容看起来很阴险。

都怪我的爸爸,在我只有五岁的时候当着清川父亲问我∶“秀夫,愿不愿意让美里做你的妻子呀?”一个五岁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妻子”是怎么一回事,何况口中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美里给我的糖果,当然是点头。哎!也许这一辈子就毁在这个丫头手上了!

我奋力伸手在床边拿起喝了一半的可乐罐,这丫头一看苗头不对,在我掷出前一瞬猛地拉开房门,冲了出去。

“哎哟!”我的炮弹砸中了另外一个人。啊!多漂亮的护士小姐,褐色的可乐洒在她雪白的制服上显得非常刺眼。美丽的脸上秀美的眉毛趋在一起,眼睛眯起来,红润的樱唇微微张开,似乎很痛的样子。

“你┅┅你不要紧吧?”我嗫嗫地问她。

她走进病房内,回手关上门,温柔地笑笑∶“还好!”将手上的绷带和药品放到床边桌子上。

“真对不起,我不是想┅┅”

“我不要紧的,没有关系。”

漂亮的女孩对你温柔地笑,你还能说什么呢?

她对我微微鞠躬,乌黑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摇摆,笑着说∶“我是新来的见习护士,我叫安田惠子。从今天起,由我负责你的护理,请多关照!”

“啊?喔!不不不┅┅是该请你多关照才对。”我两手不知所措地挥舞着,面对着她的笑容,让我感到有些慌乱。

“那我们互相关照吧!”说着,她走到我受伤的脚前,开始拆绷带。

我凝望着她的动作,那种专心致志的样子让人很放心。突然,她问道∶“藤野君,刚刚跑出去的可爱女孩是你的女朋友吧?”

什么!!我差点从床上跳起来∶“不不不不┅┅绝对不是,只是同班同学而已。”要是美里是我的女朋友,我想我早就自杀了。不过┅┅“可爱”这样的字眼能用在她身上么?一定是惠子晃眼没看清楚。

“是吗?听说,你在光辉高中是篮球明星啊!那应该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才对。”

“篮球明星”?我记得我没有这个头衔哪?

她继续说道∶“昨天的比赛就是因为藤野君的关键投球才赢的,脚也是因为这个球才受伤的,是吗?”

我非常奇怪地问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大夫告诉你的吗?”

“是我妹妹告诉我的,”她抬头笑了笑,“她是信田高中的一年生。”

她继续低头揭开最后的绷带,我却在她的起落间看到了她的衣服里面。两只丰满的乳房被白色的蕾丝乳罩包裹着。

我的脑子里“嗡”的一下变得混乱无比,她走到桌子旁拿了所需的药品,继续帮我护理,继续说道∶“我的妹妹现在非常崇拜你呢!她知道是我负责你的护理时就问我是否能带她来看你,我想应该由你来回答吧?藤野君。”

她说什么我完全没有听到,眼睛只是注视着她隐约间露出的春光美景,腿间的肉棒也骚动起来。

“藤野君?”她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奇怪地抬头看我。

我急忙用手掩盖我的兴奋,吃吃地问∶“什┅┅什么?”

她没有注意到我手的动作,只是问∶“我妹妹想认识你,你意见怎么样?”

“啊┅┅那好吧!我没有意见。”姐姐是美人,妹妹应该也很漂亮吧?

“好的,那么我明天就带她来。”看到我爽快地答应了,她显得很开心。继续低头做着自己的工作。

我的眼睛不受控制的再次游移在她的胸前,腿间的肉棒更加兴奋。

她上好药,猛一抬头。糟糕,我的兴奋点没能尽快遮掩住,完全落进她的眼里。一瞬间,她的笑意凝固在脸上,再低头看到自己泄露出来的春光,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我只能尴尬地对她笑∶“我这个年纪血气方刚,所以┅┅”

她默默地拿起新绷带,这次将身体转了个方向,却把圆圆的臀部暴露在我面前。

虽然知道不能再看了,却不能控制自己的目光,随着她臀部的摆动肉棒简直要爆掉,只好拼命用手压制它。

她很快包好绷带,没有再看我一眼,便匆匆走了。

“完了,看来她不会原谅我了!”我失望地躺倒在床上,眼前却又晃动着她的身影。

第二章姐妹花之妹妹

各位好,第二章出笼了!请鼓掌!

第一章贴出以后,朋友们提出了一些意见,但我不太清楚日本人的语气是否就象电视里那样“啊!是这样吗?”、“原来是这样啊!”,只是自己的感觉,可能有点四不象,但我会慢慢改进。

让我感到非常高兴的是,木遥兄把我丢失的《大剑师改》E给我,看到以前的东西,突然发现其实改写较自己乱写要好很多,毕竟改写前原作者已经给我定了个基调,只要对应这个基调,一般写得还可以。但如果自己写的话,就很难把握基调,可能会出现前后风格差别明显的情况。所以我决定再次开始改写《大剑师》,《幸运的投篮》在有感觉和很好的想法情节的时候不定期地接下去。请各位期待新的《大剑师改》吧!

发现一些朋友在文章开头声明故事不针对任何人、事,我也郑重声明:本故事之人物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仅是巧合。

从我醒过来到现在,我一直在注视病房的房门,希望惠子的出现。但心里知道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一个女孩子看到一个男人如此明白地展露对她的野心,她怎么会接近你呢?同学和老师倒是来了不少,其中真有几个小学妹,看来我是真的出名了。

到了下午4点左右,我正低头看着美里送来的杂志,门口突然有个女孩子用很大的声音叫道:“哇!藤野君!”

一片的安静中突然传来超过90分贝的叫喊,谁都会吓一跳。我有些愤怒地看向门口,一个看起来很陌生的女孩站在那里开心地看着我,显然没发现我的怒气。这个女孩长得挺可爱,眼睛圆溜溜地,透出兴奋的光芒。在她的身后,居然是我盼望了一天的美丽护士惠子。

我的怒气转瞬间化为乌有,女孩子蹦蹦跳跳地来到我的床前,我才发现她的身材真是不得了。两条均匀优美的腿在短短的校裙下出没,腰也很细,却不是那种不健康的,最惊人的是她的胸部,和她的可爱外表完全不相称,具体的尺寸因为我经验的缺乏无法估计,但如果是长在一个成年女人身上也是属于非常大的类型。这样的搭配显现出一种非常的诱惑力。

我努力使自己从女孩给予的刺激中镇定下来,因为惠子正狠狠地盯着我。

女孩子很大方地伸出手,我有些茫然地和她握手,她用她特有的大嗓门自我介绍:“我是樱子,惠子是我的姐姐。”

“喔┅┅”我恍然大悟,仔细看看姐妹俩,依稀看出眉目之间的相似之处,但惠子是那种温柔恬静的美女,和这个活泼的小丫头,完全是两样。如果不说的话,我是看不出来的。

“藤野君,你和我们学校的比赛我在现场耶!你的表现真是厉害,我们学校的第一高手都被你打败了呢!┅┅”小丫头在我身旁叽叽喳喳,身体越靠越近,由于我是半躺在床上的缘故,视线正好与她的胸部平行,当然会被她活蹦乱跳的胸部所吸引。

“啊┅┅握在手里一定非常柔软吧!”我一边咿咿哦哦地敷衍樱子,脑子里却在幻想着把她的乳房掌握住的感觉,在我的想象力的驱使下,似乎还能看到她的乳头,“不知含在嘴里是什么味道?啊┅┅那粉红的色泽┅┅”

“嗷┅┅!”我受伤的部分,突然传来强烈的疼痛感,让我从幻想中清醒过来,本来已经抬起头的下体也立刻软了下来。樱子也被我吓了一跳,急忙问道:

“藤野君,怎么了?”

站在床尾的惠子正气呼呼地看着我,很明显,刚才是她对我的警告。我沉醉在幻想中竟然忘记了这位姐姐的存在,再次让她看到我的兴奋状态。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伤处突然的疼痛而已。”我龇牙咧嘴地想露出一个笑容,但一定笑得比哭还难看。

“啊,藤野君伤得那么严重啊!”樱子也跑到床尾,仔细地看看我包得象象腿一样的脚踝。这时我感觉到惠子的视线紧紧盯着我,要是可以以眼杀人的话,我可能已经死了。

“好了,该回去了,樱子。”惠子开口说。

“这就回去吗?可是我想┅┅”

“藤野君是个病人,是需要休息的。对吧,藤野君?”最后几个发音恶狠狠地,显然对我很不谅解。

“啊┅┅是啊,我想还是休息一下吧,哈哈哈哈┅┅”我的笑声非常勉强,樱子疑惑地看着姐姐和我。

“樱子,向藤野君告别吧。”

樱子看着我,露出明媚的笑容:“那么我们走了,藤野君请好好休息吧!”

看着姐妹俩向门口走去,我忍不住问道:“惠子┅┅小姐,今天不用换药了吗?”

“你的药是两天换一次。”她抛下这句话,“砰”地关上门,脚步声慢慢远去。

对着关上的房门发呆,好半天才泄气地滑下去,躺倒在床上:“又让惠子看到了,她肯定不会来了。”

脑子里浮现出这对姐妹的身影,姐姐的柔美和妹妹的魔鬼天使一般的身材使得我再次兴奋起来:“如果能和她们┅┅那该多好┅┅”

到了晚上8点钟左右,因为无聊的关系,我已经哈欠连天,关上台灯准备睡觉了,这时房门突然开了一线,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钻进来。

“谁?”我沉声问。

“是我呀,樱子。”那人一边关上门,一边回答。

樱子?现在来干什么?

她走近床头,我伸手打开台灯,真是樱子,笑 地看着我。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我心中突然有些忐忑不安,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反正觉得有些事要发生。

“藤野君,你喜欢我吗?”

她可真是单刀直入,倒反是我这个男人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我说对了吧!”她一边说,一边将身体靠近我,硕大的胸部就挺立在我面前,“怎么样?喜欢吗?”

“什┅┅什么┅┅”

她将胸部向我挺过来,脸上红红的:“它们呀!今天下午你不是总看着它们吗?”

啊!这个丫头也看到了,我还以为只有惠子看见了呢!

“在班上,我是最大的。”她骄傲地宣布。

我当然相信,在我们学校里,除了那些25岁以上的女老师,好象还没看到过这么雄伟的,何况是在一个高中一年级的班级。

她的胸部几乎挨在我脸上,眼中露出很兴奋的光芒,可爱的脸蛋更加红了:

“来吧,藤野君!”

“什么┅┅来吧?”其实我是明白的,但是现在我的感觉想是做梦一样,这样的故事我以为只在H-GAME中才会有,没想到却会发生在我身上。

樱子看到我的呆样,就开始自己解开上衣,洁白的牙齿咬住下唇,显得很害羞的样子,可如果害羞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拉开了水手服的前襟,白色乳罩包裹的饱满乳房出现在眼前,她将上衣放在一旁,身手到背后想解开绊扣,我象从梦中惊醒一般,抓住她的手。

“等一下!”她不解地看着我,“你┅┅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她笑笑说:“当然,我很清楚。”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吧?”虽然嘴上拼命想说服她不要这样做,但是肉棒的坚硬充分说明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放心,我什么都明白!”

既然她什么都明白,那就不要怪我了!

我将她的手拉开:“那么就让我来吧!”

樱子顺从地将手放下,闭上眼楮,等待着我的行动。

望着面前少女的丰乳,一缕缕的幽香向我侵袭过来。我抬头看看樱子,一咬牙,将她一把搂住,另一只手不客气地放到她的乳房上。

樱子的身体猛的一震,我隔着乳罩轻轻地抚摩,心中一阵狂跳:“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在摸一个女孩的胸部?”但是手上传来的柔软和温热,在坚定我着的想法。

我将她的乳罩向上推,两只雪白的乳房就从下边挤出来,乳头就象我想象的那样,是非常美丽的粉红色,但是比我想象中小一些,和硕大的乳房形成有趣的对照。

我握住一只,其实并不能说握住,只是从下面托起,还有一半在我的手掌外面,乳房在手里沉甸甸的。手上稍微用点力气,手指就陷入柔软的肉里,而这些肉象是有生命般想弹开我的手。漂亮的小乳头从我的虎口中伸出来,随着手的动作左右上下摇摆。

樱子从鼻腔里轻轻地哼出声音,嘴微微张开,脸上像起了火一般,呼吸加快了。

“她好象很舒服啊┅┅让她更快乐吧!”我下定决心,把嘴靠向她的胸前,温柔地将一个乳头含住,用舌尖撩拨着,这是在平时看的A片中学到的。

“啊┅┅藤野君。”果然,她象A片中的女孩一样发出了快乐的呼喊声,身体扭动着,把胸部更紧密地靠近我,方便我的动作。

我干脆将她的乳罩整个掀起来,嘴张得大大的,尽力包容她的乳房,但尽管很努力,我口中的乳房也只占整个体积的一小部分。我的舌头在口中胡乱卷动,乳头硬硬地。

樱子似乎想把身体蜷缩起来,我用力按住她的背,在两只乳房上来回肆虐,用嘴唇或牙齿抓住乳头,向外拉出,然后放开让它弹回原处。

就这样玩了大概十分钟吧,她的两只乳房上湿淋淋的尽是我的唾液,乳头也像书上写的那样涨大硬挺起来。

我抬头望着她,一边揉搓乳房一边说:“樱子,为什么它们会这样大呢?你一定自己玩弄它们,为它们按摩,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吧?”我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自己也感到奇怪,也许这是我的本性也说不定。

“没有这种事,藤野君怎么能这么问呢?”本来非常大胆的樱子现在好象很羞涩,但这种羞答答的样子却让我更加兴奋。

“没有吗?那么一个高中一年生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巨大的胸部呢?”我把她的乳头捏在食指和拇指间搓动。

“我┅┅我也不知道,啊┅┅别┅┅别这样使劲。”

我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问道:“怎么,难道你不觉得舒服吗?”边说边在她的乳房上拍打了几下,发出几声脆响,洁白的皮肤立刻出现了血液的颜色。

樱子急促地喘息,眼楮 缝起来,我将身体向边上让了让,把她放到床上,深深地吻在她微张的唇上,舌头探进她的口腔搅拌。樱子和我一样,在接吻上毫无经验,两人的舌头在混战。

在此同时,我的手从上向下,掀起短短的裙子,抚摸光滑的大腿,腿部的肌肉随着我的移动颤抖着,当我的手接近她最神秘的溪谷时,这些肌肉变得有些僵硬,我轻柔地动作,慢慢地来到内裤包围中隆起的地方。

“呀┅┅”樱子的屁股明显地向后躲闪,但很快地向前挺出,让我的手指在缝隙中轻轻滑动。薄薄的布变得潮湿起来。

我离开她的唇,在她耳边轻声说:“樱子,你湿了哟!”

樱子将脸埋进我的胸口,用细细的声音说:“藤野君,不要说这样的话,我觉得很羞耻。

“樱子,我的名字叫秀夫!”我抬起她的头。

樱子双眼迷离地望着我,然后紧紧抱住我,梦呓一般地呼唤:“啊!秀夫,秀夫┅┅”

我的手指在这时坚定地伸进内裤里。樱子的耻部只长出细细地绒毛,软软地贴伏在那里,阴唇象要保护一样闭合着,我用中指向里面探索,感觉到温热湿滑的嫩肉包围着我的手指,在顶端还有一个小小的肉粒。

我温柔地玩弄着那颗小阴核,从樱子口中发出快乐的喘息。我说:“樱子,把我的东西也拿出来吧!”

樱子的手听话地脱下我的内裤,犹豫了一下,我快速地在阴核上捏了一下,樱子连忙握住我硬挺挺的肉棒,生涩地套动。作为奖励,我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吸吮着,在阴户内的手指也更加活跃,樱子的淫液不可遏制地流淌到床上。

“樱子,把衣服都脱了吧。”我首先把身上的衣物脱掉,同时也帮助樱子解脱束缚。

这时的樱子已经完全赤裸,我仰卧着,让她伏在我身上,一手握住肉棒,在她湿淋淋的裂缝上撩拨着,让龟头沾满她分泌的淫液而变得湿滑,然后突进阴唇间,对她说:“樱子,你决定了吗?”

樱子附着在我身上,小声但坚决地说:“是的,我愿意。”

“因为我的脚的缘故,所以请你来吧!”我松开握住肉棒的手,对她说,阴茎在她的裂缝里跳动。

樱子慢慢坐起来,握住肉棒,抬起屁股,将龟头对准位置后,将屁股一下坐了下来,我感觉到肉棒突破了一样东西,应该是她的处女膜,然后被温热的肉洞紧紧包裹着。

樱子发出疼痛的调用,使劲抱着我,肉洞不停地蠕动,虽然没有运动,但肉棒非常舒服。

“樱子,很痛吗?”我轻抚着她的脊背,樱子微微点头,又摇摇头。我等待了一下,手沿着滑溜的背部来到她高隆的臀部上,“樱子,可以了吧?”

樱子没有回答,屁股却慢慢地前后运动起来,我推着她的屁股,帮助她的动作,樱子的表情渐渐由忍耐地样子变成享受,屁股的动作也加快了。

肉棒在樱子的身体进进出出,传来“吱咕吱咕”的声音,在安静的夜晚听起来更加刺激,樱子口中发出的呼喊,让肉棒更加坚硬。可惜我现在是个伤员,不然一定像A片中的男主角一样,用不同的姿势进入她。不过虽然只有一种方法,对于初次的我们来说,已经是足够的了。

樱子动作了十多分钟后,她的速度开始缓慢下来,我开始上下挺动腰部,维持着肉棒在阴户的进出频率。再过了几分钟,樱子突然抱紧我,肉棒感觉到肉洞猛烈的抽搐,肉壁强烈地蠕动,一股暖暖的液体浇在龟头上,从那里发出强大的电流,传送到我的全身,肉棒也跳动起来,喷射出滚烫的精液。

“啊┅┅樱子,我射在里面了!”

“秀夫,给我吧,全部给我吧!”樱子迷茫地叫喊着。

排版∶Husky



相关推荐:

闷骚型上班族调教记

[2022-09-28]

经验

[2022-09-28]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2022-09-28]

舞男第二春

[2022-09-28]

软饭王偷情记

[2022-09-28]

幸运的投篮

[2022-09-28]

温暖金牛女

[2022-09-28]

RL短篇

[2022-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