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店里缓慢的一天

乡间记趣   2022-09-13   

弗农先生越来越心烦。整个早上,他都站在他的小店门口,从打开的门里看着泥泞的街道。人们匆忙的乘着四轮马车、马和客车从门口经过,寒冷的细雨使他们缩着头。没有人停下来买任何东西。

比没有生意使弗农先生更心烦的是店里厚木桌上的东西。在那张桌子躺着一个裸体年轻女孩的尸体,或者说是裸体女孩剩下的部份,她的双臂和一条腿的一半已经没有了,肚子也被切开掏空。女孩的头被放在角落里的锯末堆上。尽管她的舌头突出、大大的眼睛已经深陷了下去、漆黑的头发乱蓬蓬的粘着血,但死去了的脸蛋还是显得非常精巧而可爱。

屠宰后剩下的一丝不挂的畜体也很漂亮,平滑的皮肤、浑圆的大腿、光滑而丰满的胯部、充满汁液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让人胃口大开。

就是这个死去的女孩烦扰着弗农先生,当然不是因为她的死亡,而是因为弗农先生在早上7点钟就把她斩首,到现在已经5个小时了。富豪之家的厨师来买一些优质的手臂,所以弗农先生杀掉了裸体的奴隶女孩,切下她柔软的双臂卖给他。一个小时后,二个孩子购了年轻少女的一条小腿。一位老人虽然对阴道感兴趣,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它。早晨的剩馀时间,就再没有人浏览过橱窗。

弗农先生考虑砍下女孩的全部大腿挂在门口,但毕竟店外面的招牌上写的是新鲜的女孩肉。另外,女孩躺在潮湿的空气里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已经开始散发出气味。对弗农先生来说,看着这样好的肉坏掉几乎是无法忍受的。

12点半时,一辆用驴拉着的破旧的四轮小车停在店门口,一个穿着肮脏的衣服的高瘦少妇走过了泥泞街道。她的马车装满了裸体奴隶女孩的各个部份,可爱的头、湿润而光滑的四肢、脚、乳房和其它被割下的部份堆积在一起。少妇的工作是帮助屠夫减轻商店的负担,收集他们所丢弃的女孩的部份。她用它们喂她的猪和宠物,或者绞碎制成肥料。

弗农先生非常讨厌看到高大的少妇和她的四轮马车,因为他觉得死去的女孩的肉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但是屠杀之后已经过了5小时,也只好这样了。

少妇付了很少几便士就把女孩的裸体运到了她的四轮马车上,头冲前放好。

3个裸体的女孩靠着商店的后墙站着,因为寒冷而打着颤,光滑的手臂和小腿上已经起了鸡皮疙瘩。她们纤细的手腕被捆在背后。这些女孩相当可爱,有着浑圆坚固的屁股、柔软白细的乳房、光滑多汁的阴部和完美而苍白的皮肤。

实际上,她们看起来和前一个女孩一样美味可口,但是让弗农先生生气的是她们仍然还活着。对他来说,一个发育成熟的裸体女孩首先是美味的肉的原料,而肉无疑必须死。确实,女孩们非常诱人,他经常干她们,但让他最满意的还是屠宰她们后出售她们的肉。

在一位30多岁的中年妇女走进了店门,开始扫视四周。

弗农先生问∶“我能为您做什么,夫人?”

“啊,”她说∶“我需要一双大腿。”

他指着三个活着的女孩说∶“当前我有六条大腿。您可以挑选您喜欢的。”

她回答∶“好。”

她缓缓的从女孩们面前走过,解开她的长外套,伸出手开始挤压和抚摸她们的光滑而细嫩的大腿。她赞叹的低声自言自语着,手从一条大腿移动到另一条大腿。

弗农先生很担心她从不同的女孩身上挑选大腿,那么他便不得不杀掉她们两个。

她干瘦的手在完美而年轻的肉上来回移动,最后满意的哼了几声,指着中间的褐色头发女孩说∶“我要这些。”

弗农先生说∶“出色的选择。”虽然另外4条大腿和她所挑选的两条一样曲线优美而光滑细腻。

弗农抓住中间女孩柔软的褐色头发,用力把她拉过宽大的桌子,残酷的让她爬到粘乎乎的桌面上。他从桌下拿起宽刃大斧,抡起来从把她的头从优美的脖子上砍了下来。他把头扔进墙角,拎起一只桶开始接着流出的鲜血。漂亮的身体扭动了一小会儿就平静了下来。

女士微笑的看着,低声自己嘟哝着。她转向活着的女孩,开始检查她们。她触摸她们可爱的脸蛋和发达的乳房,用自己的手试探她们潮湿的阴道。

弗农暗示∶“也许您也喜欢阴道,我可以很便宜的买给您。”

他已经锯下了小腿,开始切割左边的大腿上像黄油一样的肉。

“它确实是很诱惑,”女士说∶“阴道看起来非常好吃,但当前我只需要大腿。”

弗农把切下的大腿用油纸包好,女士买下了它们。肉非常重,所以他把它们放到了她的车架上。

他回到了商店,看着另一个死去的裸体女孩躺在桌子上。她的头从墙角看着他,他笑着对她说∶“别着急,我的小美人。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但我想你的每盎司都能被买掉。”

确实,下午生意非常好。一位母亲带她的孩子来买下了手臂,三位绅士需要女孩的两片屁股,所以弗农先生从盆骨上切下了两片甘美的肉片。然后,他为一个消费者切下了肩膀,腰部的嫩肉给了另一位,还有一位买下了肝脏和肾脏。最后,一个胖子买下了两个乳房和优质的下水。褐发女孩唯一留在胸骨上的只剩下了一边的肩膀。

弗农为自己切下了柔软的胯骨肉,用弯刀挖出了阴道。打扫干净后他关上店门,用他的四轮马车拉着活的女孩和死者剩下的部份回家。二个裸体的女孩坐在车后面粗糙的厚木板上,她们的手腕仍然被捆绑,散发着血腥的畜体就放在她们之间。

回到家后,弗农先生从肋骨上切下肉,把女孩的剩馀部份扔给了他的狗。他用黄油炸了的阴道和胯骨肉作为自己的晚餐,用半熟的肋肉条喂了奴隶女孩。

用完餐后,弗农先生在厨房的地板上干了一个裸体女孩,然后把奴隶们送到房子后面的畜舍内,自己回到了二楼的床上。他微笑着躺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相关推荐:

美好的午后

[2022-09-27]

感恩节宴会

[2022-09-27]

西游小记

[2022-09-27]

乡下的爱情故事

[2022-09-27]

美好的午后

[2022-09-27]

商店里缓慢的一天

[2022-09-27]

乡下的爱情故事

[2022-09-27]

公园的慈善聚会

[2022-09-27]